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曝光台 网信浙江 乡村振兴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好网民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A- A+
浙江上市公司突破500家 看30年浙股风起云涌
发布时间:2020-10-19 08:32:02    

  随着温州苍南企业熊猫乳品10月16日成功登陆创业板,全省境内上市公司总数突破500家。记者从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获悉,这是“凤凰行动”计划实施以来的一个重要标志,如今浙江境内上市公司总数仅次于广东,位列全国第二。

  从1990年凤凰化工上市开创先河到第500家境内上市公司熊猫乳品,30年间,浙江上市公司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创造了诸多第一。钱江东去,潮起潮落。现存第一家浙股是谁?30年间,浙江上市公司何以在A股占近八分之一席位?

  浙股沉浮

  彰显区域经济发展

  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成立,凤凰化工成为首批上市的8只股票之一,被股民称为“老八股”。上市后,凤凰化工股价一飞冲天,从每股1元的价格涨到每股30元,造就了不少财富神话。

  10月16日,记者找到了“凤凰化工”股票的设计者钱心葵。“浙江第一只股票我们都喊凤凰化工,是‘老八股’中唯一的一只非上海的股票。”钱心葵回忆说,当时他在中国人民银行浙江省分行金融管理处工作,有一天接到任务要设计一张股票。浙江证券市场发展的序幕,就此拉开了。

  “要发行股票的企业是兰溪的一家化工厂,后来改叫兰溪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当时把浙江省批准股票发行的批准文号印在了股票上,这个是我们原创的,感觉很有时代特征。”钱心葵指给记者看。果然,在纸质股票上还能找到这行字。

  由于种种原因,凤凰化工在证券市场几经沉浮,最终在2016年退市。记者查证后发现,现在存续的浙江境内上市公司中,资历最老的股票代码600633就在杭州。如今它的主人是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聚焦数字娱乐、大数据、数字体育等核心业务。

  “真快!我工作的时候浙江还只有200多家上市公司,这么快就到500家了。”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钱向劲在证券行业摸爬滚打几十年,曾在钱江晚报上开过专栏。在他印象中,浙江上市公司资本、盈利及投资能力强,而且上市公司产业带动力强劲。一大批浙江上市公司崛起于偏僻乡村,成为所在行业的隐形冠军,在实业和资本道路上齐头并进。

  30年后,浙江的上市公司已经遍布全省11个设区市,仅杭州就有158家。其中杭州高新(滨江)区聚集了52家上市公司,被称之为“浙江资本第一区”。

  上市公司是区域经济的晴雨表,上市公司多的地方,亦是浙江经济发展最快之处。杭州、宁波、绍兴、台州分别拥有158家、92家、61家、55家境内上市公司,处于第一方阵。

  17年前,一篇题为《“弹丸之地”绍兴杨汛桥镇将有8家民企上市公司》的文章,让杨汛桥这个绍兴一个本不起眼的小镇崛起成为“网红”。浙江玻璃、永隆实业、宝业集团、展望股份、精工科技、中国印染……这个面积仅数平方公里的小镇上汇聚着8家上市(或即将上市企业),还有更多的企业在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

  “杨汛桥现象”不仅是一部财富的成长史,也是一部规则的变迁史。时任绍兴市上市办主任的夏九英介绍说,1997年是绍兴企业首个上市高峰,5家企业通过部委额度成功上市,但在额度制下,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绍兴企业还是很难打开资本市场的通道。自2000年核准制实行后,众多民营企业迅速行动起来,虽然民营企业上市工作起步迟,但因为经济实力强、业绩状况好、产权明晰、经济基础扎实,呈现出后发优势。

  10余年后,类似杨汛桥的资本故事在浙江各地上演,诸暨的店口镇、东阳的横店镇都成了资本强镇。

  诚然,由于历史原因,当时登陆A股进程较慢,杨汛桥也好,店口也好,不少企业选择去了港股、美股等境外资本市场。而今,港股市场依然吸纳了农夫山泉、启明医疗、宝业集团等优秀浙江企业,但越来越多的浙江企业选择回归A股。最具有示范效应的是吉利汽车。今年6月17日晚间,吉利汽车披露公告称,董事会批准可能发行人民币股份及于上海交易所科创板上市的初步建议。吉利汽车拟在科创板募资210亿元,仅花28天走完IPO“从受理到过会”的流程,成为科创板整车第一股指日可待。

  凤凰展翅

  曾一年上市87家企业

  2017年,农历丁酉年,雄鸡一声啼,浙江当年上市企业达到87家,仅次于广东的98家。

  在浙江上市公司30年的奋进史上,2017年是最具有爆发力的一个年份。有统计发现,平均每两个交易日就有一家浙江企业IPO。

  这一年上市的企业中,最多的是浙江的传统强项行业——机械设备,其次是交运设备。在这一年上市的企业中,有宁波知名服装企业太平鸟、杭州化妆品领军企业珀莱雅、东阳知名影视企业横店集团,还有90后熟悉的香飘飘(奶茶)。

  很多分析文章在分析2017年浙江上市公司的亮眼表现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国企混改的背景。201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进一步明确了2017年混改将作为国企改革的重头戏。

  就在这一年,浙江推出了“凤凰行动”计划。我省充分发挥浙江市场经济活、民营经济强、企业主体多等优势,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为抓手,持续推进市场主体升级和企业高质量发展,通过上市公司数量倍增、实力倍增,培育形成数以百计的行业龙头企业和数以千计的骨干企业,引领带动产业转型升级,逐步形成“企业成长—企业上市—并购重组”的发展格局,加快实现“腾笼换鸟、凤凰涅槃”。

  以往,我省境内上市公司以传统制造业为主,“凤凰行动”实施3年后浙江上市公司的领头雁方阵已经有所变化。机械设备、化工、医药生物是现今浙江上市企业行业分布最广的前三名,浙江上市企业的构成也呈现出三多——民营企业多、制造业企业多、数字经济企业多。

  今年2月6日,公牛集团在上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交易,成为宁波第100家(含境外)上市公司。4月15日,位于绍兴柯桥区的浙江越剑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云敲锣”的形式登陆上交所。这家创建于1976年的绍兴民企经过多轮转型升级,如今已是一家专注于纺织机械装备研发和制造的智能制造高新企业。据了解,柯桥区累计有19家企业实现上市,一批科技含量高的上市企业已成为柯桥打造时尚纺织生态圈的重要引擎。

  2011年4月12日,来自诸暨的步森股份和来自杭州的贝因美两家浙江企业同日登陆中小板。近几年,在上交所、深交所,类似这样的(浙江上市企业)喜相逢时有发生。仅2020年,杭州市金融办资本市场处处长倪骅的微信朋友圈里就记录了好几场“杭州专场”。

  今年以来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杭州有19家企业实现IPO上市交易、 9家企业过会。目前,杭州上市公司数量占全省的近三分之一,也是继北京、上海、深圳之后第四个上市企业突破200家(含境外)的城市。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杭州速度的背后是杭州市企业对接资本市场的积极性非常高,也缘于当地政府对资本市场的敏锐和快速行动。今年杭州深入实施“凤凰行动”计划,一手抓复工复产,一手抓调研,走访企业排摸上市后备力量。4月8日,是武汉在疫情发生后两个月后正式解封的日子。这一天,在杭州,近30家杭州拟上市科创企业高管和杭州市区县金融办负责人通过全景网,与上交所领导进行了视频交流。9月,创业板“增量+存量”注册制改革落地满月,杭州市金融办邀请深交所来杭与企业面对面。

  凤凰展翅后,浙江上市公司逐渐向高新技术产业布局,尤其自科创板开板以来,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物联网、高端智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多点开花。中控技术、蚂蚁集团等在自动化控制、金融科技等领域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标杆企业主动对接资本市场,即将登陆科创板。

  登高望远

  补短板发力科创板

  “小时候喝过,味道老好了!”10月16日,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熊猫股份上市的消息让温州籍姑娘欢欢很惊喜。

  温州进入资本市场较晚,但温州企业正用实绩打破温州企业不爱上市的偏见。今年,温州市先后有7家企业过会,多家企业申请辅导备案,辅导期企业数量跃居全省第四。

  浙江省境内上市公司区域集中度高,不少县市区境内上市公司数量多年为零。迎头赶上的不只是温州,“凤凰行动”计划实施以来,杭州建德市、金华兰溪市和温州瑞安市等打破10多年未新增境内上市公司的局面。

  衢州衢江区、温州苍南县等多个县市区也实现了境内上市公司零的突破。最新消息显示,衢州五洲特种纸业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已于9月28日获中国证监会核准批复。未来“五洲特纸”上市后将成为继巨化股份、江山化工之后的第7家衢州上市公司,打破衢江区只有1家上市企业的纪录。

  “凤凰行动”的示范效应不仅反映在地区间,行业内的变化也有目共睹。在上市公司的引领带动下,同行业或同区域逐渐形成一定产业集群,集群中的企业积极改制上市,形成梯度有序的后备力量。省内首家从事体外诊断业务的公司——东方生物上市后,奥泰生物、安旭生物等同行业公司受其带动陆续进入上市进程。

  记者从浙江证监局获悉,该局积极走访调研各地市政府及拟上市公司,深入了解上市推进过程中存在的困难、问题,答疑解惑。下一步,浙江证监局将继续与地方政府加强协作联动,共同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做优做强,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地方经济发展作用,推动浙江板块持续保持良好的市场形象。

  在“凤凰行动”2.0阶段,浙江可以从哪些方面再提升呢?专家们纷纷献计献策。

  在调研中,有的企业反映上市之后,想进一步做大做强,所属辖区用地有限,无奈之下只好去外地发展。为此,浙江大学、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教授提出,“凤凰行动”帮助企业圆了上市梦后,相关方面对募投配套措施也要尽量创造条件。

  从“抢政策”到“抢人才”,再到“抢上市”,各地纷纷出台扶持政策和配套服务措施,吹响“最强上市号角”。浙江省长三角资本研究院执行院长孙文祥认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增量改革,具有探路的作用。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并试点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是增量加存量改革,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

  浙江因为率先实施“凤凰行动”计划,自2017年以来为A股市场输送了171家上市公司,其中2020年前9月新增43家,新增数量和广东并列第二名。孙文祥指出,随着注册制改革持续推进,区域间上市公司数量竞争日益激烈,省域之间主要是浙江和江苏的较量,城市之间是杭州和苏州的较量。今年以来,苏州新增上市公司20家,在全国城市中排第四,杭州新增13家排第五;仍在排队(包括过会)的企业中苏州、杭州各有46家和42家。

  孙文祥继而分析说,近年来苏州表现亮眼是因为抢占了科创板先机。在浙江将推出的2.0版“凤凰行动”计划中,需要更具针对性的“补短板、强弱项、固根基、扬优势”,做大做强资本市场浙江板块,引领我省高质量发展。作为“凤凰行动”操盘手之一的原浙江省金融办副主任、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包纯田提议,可以将浙江本土金融最核心资产迅速布局接入到部分后劲匮乏的上市公司中。

  【浙江新闻+】

  开启高质量 发展新时代

  陆建强

  梧桐叶茂,凤凰腾飞。浙江境内上市公司迈进“500+”时代。以经济体量全国第四跑出上市公司全国第二的好成绩,是省委、省政府多年来重视营商环境建设、致力于市场主体提升结出的硕果,也是浙江省推动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推进金融强省取得阶段性成效的重要标志,更是全面实施“凤凰行动”致力于开启高质量发展新时代的重要成果。

  “凤凰行动”推动了市场主体提升,形成了高质量企业群。“凤凰行动”是从“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理念中引申出来的。主体强,产业才强;产业强,经济才强。2017年,浙江省在多年“个转企、小升规、规改股、股上市”打通主体升级路径的基础上聚集企业上市和产业并购,在全国率先提出了“凤凰行动”,全面加大了推动企业上市力度,形成了凤凰齐飞的壮美场景。截至目前,全省境内外上市公司有600余家(境内上市公司已突破500家),总市值超过10.5万亿元。

  “凤凰行动”推动了产业并购,形成了高质量的产业集群。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并购,如果说上市是企业的凤凰涅槃,那么并购就是产业的凤凰涅槃。2017年以来,浙江上市公司落地了800多个并购项目,交易金额超过3000亿元,位居全国前列。浙江原有600多个产值超亿元的块状经济,依托上市公司并购实现产业赋能提升,形成以八大万亿产业为代表的产业集聚,最终迎来了产业的凤凰涅槃。绍兴上虞试点上市公司引领产业发展示范区建设、吉利集团并购沃尔沃催化技术和品牌价值跨越提升、巨星科技并购产业链实现智能制造全球布局,涌现出一批具有鲜活生命力、国际影响力的并购案例。并购重组已成为浙江区域产业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力。

  “凤凰行动”推动了创投集聚,改善了科技创新生态。要引凤凰鸟,需栽梧桐树。“凤凰行动”不但推动了企业和产业的升级,还助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银行、证券、保险以及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等各类专业金融机构聚木成林,形成了生机勃勃的新生态。其中,仅私募基金就有3000家以上,管理资金规模超过1万亿元。创投行业的发展为浙江经济发展尤其是科技创新贡献了源源不断的资本力量。

  (作者系财通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 作者:记者 章卉 见习记者 杨颜菲    | 责编:俞舒珺     电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